汤武偶相逢(随机漫步的傻瓜:胆子大赚大钱)

陈嘉禾/文关于随机性在商业、在投资中有多么重要、甚至在生活中有多么重要,其实许多人都没有想明白。而曾经的金融市场交易员、现在的纽约大学理工学院风险工程学特聘教授,纳西姆﹒尼古拉斯﹒塔勒布(Nassim

  汤武偶相逢(随机漫步的傻瓜:胆子大赚大钱) -1陈嘉禾/文

  关于随机性在商业、在投资中有多么重要、甚至在生活中有多么重要,其实许多人都没有想明白。而曾经的金融市场交易员、现在的纽约大学理工学院风险工程学特聘教授,纳西姆﹒尼古拉斯﹒塔勒布(NassimNicholasTaleb),在《随机漫步的傻瓜:发现市场和人生中的隐藏机遇》(

  FooledbyRandomness:theHiddenRoleofChanceinLifeandintheMarkets)一书中,把金融市场里的随机性分析的淋漓尽致。

  随机性在投资中有多么常见?金融市场为什么是随机的?我们应该如何避免被随机性误导?投资者应当如何利用随机性?这里,就让我们来一一探讨。

  随机性有多么常见与重要

  许多人都觉得,自己的生活自己能掌控,我的命运我做主。实际上,这个世界上的事情充满了随机性,许多重要的事情,其实背后的决定因素十分偶然。这里,就让我先给大家举个例子。

  在中国历史上的春秋时代,当时北方最大的国家,是中原的晋国。后来赵、魏、韩三家分晋,中国历史就从春秋时代进入了战国时代,而战国时代“战国七雄”,其中就有赵、魏、韩三家。一个晋国,分裂成三个国家,居然能在战国七雄中占据七分之三,可见当年的晋国有多么强大。

  那么,如此巨大的晋国,最早是如何建成的呢?晋国的建立,来自一句君王偶然出口的戏言。

  据《史记·晋世家》记载,周朝的周成王有一次和自己的弟弟唐叔虞开玩笑,把一片树叶削成礼器珪玉的形状,递给唐叔虞说:“以此封若”,我以这片树叶来分封你!

  这本来是一句戏言,但是在森严的周王朝,有“天子无戏言”的规矩。周成王既然如此说,大臣们便要求他按照刚才所说的封唐叔虞。周成王无奈,封唐叔虞于唐国。唐国后来改名,以境内的晋水为名,是为晋国。而这段故事,也成为中国历史上的名篇,史称“桐叶封弟”。当时的大臣所说的一句“天子无戏言”,则成为后代为君者的座右铭。

  所以说,春秋第一大国晋国,其最早竟然起于周成王的一个玩笑,起于如此随机而偶然的一件事。读之于史册,难免不让人唏嘘历史的偶然与随机。

  在今天的商业和金融市场上,也有无数的事件,来自于随机的结果,甚至那些最重要的商业事件里面、最漂亮的投资业绩背后,也都有大量随机与偶然的因素。但可惜的是,我们往往没有洞见到随机的作用。

  汤武偶相逢(随机漫步的傻瓜:胆子大赚大钱) -1随机漫步的傻瓜

  作者: [美] 纳西姆·尼古拉斯·塔勒布

  出版社: 中信出版社

  出版年: 2019-9

  倒果为因:能力差的人赚大钱

  在金融与商业社会,人们最经常犯下的一个判断错误,是以为所有的商业与投资成就,都来自于努力、勤奋与聪明智慧。但是,人们没有意识到的是,其中很多成就,其实来自于随机。

  对于这种现象,塔勒布用一句话很好的进行了总结:“我们往往认为,交易员能够赚钱,是因为他们是好交易员。或许我们该倒果为因:我们认为他们是好交易员,只是因为他们赚了钱。一个人有可能完全靠随机现象,而在金融市场(短期的)赚钱。”

  如果说塔勒布的这段话,只是把现象描述了出来,那么沃伦﹒巴菲特所举的一个例子,则清楚了说明了什么叫“赚钱可以完全来自随机性”。

  在这个例子里,巴菲特让我们假设,把全美国的三亿人都召集在一起,玩一个“扔硬币游戏”。每个人随机扔一个硬币,扔到正面的人胜出、进入下一轮,扔到负面的人淘汰。那么,在扔了整整20轮硬币以后,从概率上来说,大概有286个人,会在过去20轮淘汰赛中,都扔出了正面。

  很明显,人们并不愿意相信,20次连续扔出正面的人,居然是完全依靠随机的。而在商业与投资中,事情也一样:甚至会变得更糟糕。

  为什么说事情甚至会变得更糟糕呢?因为在商业与投资中,并不是所有的决定,都像扔硬币一样有着一半对一半的概率。有些商业与投资决定,比如从银行借来30倍于自己本金的钱进行商业冒险,或者买入一些风险极高的投资品、赌一把市场反转,这些交易都有巨大的失败概率,但是一旦成功,却可以让冒险者赚的盆满钵满。

  在这种“硬币的两面不对称”的格局下,20个去冒险的企业家与投资者,可能活到最后的只有1个。但是,我们不会听到破产的19个人的声音,他们要么躲藏起来不愿意见人,要么财富太少、不足以吸引人们的目光。

  那个胜利者会告诉我们,自己如何冒了巨大的风险、做出了如何惊险的商业与投资决策,所以累积到了如此惊人的财富:恰如连续扔了20次硬币的人告诉我们的那些话一样。

  而那些稳扎稳打的企业家与投资者呢?我们也许永远不会听到他们的声音。

  与上面所述的理论完全相同,在《随机漫步的傻瓜》中,塔勒布记录了1998年的俄罗斯国债崩盘事件中,投资者们的表现。

  上世纪90年代的俄罗斯国债,在1998年以前,是一个充满诱惑的市场。投资者们一方面认为俄罗斯的经济基本面堪忧、债务有可能出现问题,另一方面又不知道这种风险何时会到来。而俄罗斯国债的高利率,则对这种风险提供了一定的补偿。

  这时候,胆子最大、最敢拿高利率的投资者,赚到了最高的账面利润。而那些控制风险的投资者,则在债券价格暴跌之前表现的无比平庸。在1998年以前,在俄罗斯国债上业绩最好的交易员,并不是最理性、最聪明的交易员,而是胆子最大的交易员。

  到了1998年,俄罗斯国债的基本面终于撑不住了,债券价格一落千丈。胆子最大的交易员露出了原形,人们才反应过来,之前的好业绩并非其能力强,而是胆子大。

  2020年到2021年上半年的A股市场,类似的事情也在上演。在这段时间里,高估值股票的价格表现远好于低估值的股票,于是敢于下注高估值股票的投资者赚到了高额的收益,而投资时注重低估值的投资者,业绩则差强人意。

  那么,我们能够就此认为,估值的高低对于投资不重要吗?或者在中国市场,买贵的公司更容易赚钱?显然不是这样,当时的人们还没有看到市场周期的下半场。当整个周期完成时,人们会发现,估值对于投资如此重要。当年勇敢买入高估值的投资者,他们的好业绩,真的只是来自于运气而已。

  正视运气的作用

  随机性在商业与金融领域如此普遍,对此,我们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,就是承认运气的作用。但是,这恰恰又是一件不太容易的事情。

  想一想看,上一次你问基金公司的研究员、或者证券公司的分析师“你如何看待价格的波动”的问题时,你得到一个“对不起我不知道”、“那些价格波动是随机的,背后并没有什么原因”的答案,是在什么时候?

  其实,很少有人能真正搞明白,今天的价格波动到底是为什么。而如果他真能搞明白价格的波动究竟为何,那么他就可以从预测价格波动中赚到很多钱。实际上,没人赚到多少钱。但是,人们就是不肯公开承认,自己其实搞不清今天的价格波动到底是为什么。(公允的说,私下里还是有一些人肯承认的。)

  而对于投资领域的报告,我一直觉得,最好的报告可以只写一个字,“买”或者“卖”。但是,这样的报告实在太难写,人们又不愿意承认自己实在搞不清楚该买还是该卖,于是投资的报告动不动就几万字、上百页。我们究竟是有多么害怕承认,自己对随机性无法把握、而且一无所知呢?

  正视运气的作用,坦然说“我不知道”、“也许就是凑巧”,是一个理性的商人和投资者必备的素质。

  汤武偶相逢(随机漫步的傻瓜:胆子大赚大钱) -1如果某件事失败的代价过于沉重、难以承受,那么其成功的概率有多高根本无关紧要

  最重要的事:避免黑天鹅

  面对商业与投资中大量的随机性,理性的人们应当意识到,成功并不一定是必然,而巨大的失败,也许会来自于很小概率的事件。避免小概率的黑天鹅事件发生,是一件比讨论如何赚钱更加重要的事情。

  对于这种“小概率黑天鹅”的事件,塔勒布的态度是,“如果某件事失败的代价过于沉重、难以承受,那么其成功的概率有多高根本无关紧要。”

  记得曾经有一次,我在国内接待海外投资者来华的考察。当时,这些投资者想投资一些中国市场的基金,于是他们到各个基金公司进行考察。这些一流国际投资者问了什么样的问题呢?在常规的投资策略之外,他们对于“如何避免交易系统被黑客攻击”也非常在意,这让中国同行们始料不及。为什么如此在意这个问题?“因为不论投资做的再好,如果交易系统被黑客操纵(即使这是一件概率非常小的事情),也会前功尽弃。”海外基金经理这样说。

  在华尔街,也一直流传着一句经典的话:“华尔街有老的交易员,也有胆大的交易员,但是没有又老又胆大的交易员。”出于对小概率、大风险的随机事件的敬畏,一个交易员如果想要长期在市场上生存下去,一个商人如果想要把自己的公司做成百年老店,那么保守、乃至谨慎、甚至过度谨慎的态度,都是必不可少的。

  如何利用你的好运气

  在硬币的一面,是概率极小、但是杀伤力极大的随机性事件,会偶尔、但是无情的毁灭一个企业或者一个投资组合。而在硬币的另一面,则是人们总会偶尔碰到一些好运气。那么,我们该怎样利用这样的好运气呢?

  在碰到好运气的时候,最不明智的做法,就是“把运气当成自己的能力”,在赚了一笔以后赌上更大的筹码,然后输个一败涂地:比刚开始的时候更加穷困。

  在商业中,我们看到了太多这样的案例。比如一家工厂正好赶上市场上某种产品短缺,赚了一大笔钱。于是用这笔钱和之前所有的老本做抵押,向银行借来几倍杠杆,再开四五家工厂,结果市场价格逆转需求下降,转眼把老本赔光,还倒欠银行一屁股债。

  在金融市场中,这样的事情也不少见。我曾经有一位朋友,很喜欢投资小公司股票,结果在2011年到2015年内地资本市场的小公司泡沫中赚了不少奖金。

  一般人拿着这么高的奖金,第一反应就是存到银行,下半辈子悠哉游哉。但是,这位投资者选择了最激进的一种做法:他以这笔奖金作为本金,融了数倍于本金的杠杆,又赌到了小公司股票中,完全不顾当时小公司的估值已经泡沫化的事实。结果,在2015年的股票大幅下跌、以及之后的小公司股票逐渐走衰中,由于杠杆的存在,他赔掉了所有的钱。

  以上所说的,是最糟糕的利用好运气的方法:把运气当成能力,在好运的巅峰上再加上杠杆、赌一把大的。反过来,我们有一种好的利用运气的方法:落袋为安。

  美国著名的投资者、活到了96岁高龄的沃尔特·施洛斯(1916年至2012年),就是这样一位会利用自己好运的投资者。施洛斯的经典投资方法是,持有一个广泛的、经过挑选的股票组合。这些公司质地相差不多,而当其中一个股票的价格因为运气好而大涨以后,施洛斯就会把它卖掉,买入短期运气糟糕、但是长期基本却不差的股票。

  如此不停的把好运气落袋为安、反而对坏运气逆向加码,成就了一位伟大的投资者。由于他不愿意管理大规模的资金,因此赚的钱不如巴菲特多、因而也没有巴菲特那么有名罢了。

  汤武偶相逢

  写到最后,请允许我用一首中国古代的词,来告诉大家,随机性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,它在人类社会扮演了多么举足轻重的角色。这首词是王安石写的《浪淘沙令﹒伊吕两衰翁》,全词如下:

  伊吕两衰翁。历遍穷通。一为钓叟一耕佣。若使当时身不遇,老了英雄。

  汤武偶相逢。风虎云龙。兴王只在笑谈中。直至如今千载后,谁与争功。

  这首词说,伊尹、吕尚,这两位商王朝和周王朝的开国元勋,在偶然遇到商汤、周武王之前,一个人在种地,一个人在钓鱼。在这次偶然相遇之前,伊尹、吕尚年纪都不小了。如果不是这两次偶遇,流传几千年的英雄,也就渐渐老去而终其一生。

  结果,伊尹、吕尚偶然遇到了自己的明君,于是一时间虎有风、龙有云,六百年商、八百年周,这一千四百年的功业,就此创立。直到如今,几千年以后,又有谁可以和这两人比肩呢?

  所以说,如果没有商汤偶然遇到伊尹、周文王武王偶然遇到吕尚,如果商、周两国没有这两位开国元勋的大力辅佐,那么也许,中国历史上最重要的商周两代、一千四百年政权,会和现在看到的并不一样。

  随机性、偶然、运气,这些无比重要的因素塑造了我们的历史,也在影响我们的今天。在商业社会中,在金融市场里,每天我们都能看到无数的人们,被运气所影响。“好兴致来时顽铁黄金色,气杀人运去铜钟声也差。”运气好的人一时之间风头无两,运气差的则灰头土脸、垂头丧气。

  但是,对于聪明的商人与投资者来说,他们会意识到,运气的来去就像春夏秋冬一样交替进行。没有永远的好运,也没有一直的背运。在好运来时,多收敛一些,为来日的逆风做准备;在倒霉时,不要自暴自弃,多奋发一些,熬过当前的难关。如此,才是处理随机性的正道,才能不做塔勒布笔下那“随机漫步的傻瓜”。

  (作者为九圜青泉科技首席投资官)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仟亿经验网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qyjsjt.cn/24539.html

本站所有文章资讯、展示的图片素材等内容均为注册用户上传(部分报媒/平媒内容转载自网络合作媒体),仅供学习参考。如有侵犯您的版权,请联系我们dra9on333@qq.com反馈!本站将在三个工作日内改正

(0)
上一篇 2022年8月6日 15:43:38
下一篇 2022年8月6日 16:25:38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