普通秧鸡(“鹤”里冒充“鸭”的“鸡”)

前些天,为朋友拍摄的一个小视频写了一小段文字。视频的主角是既不稀有、也不漂亮的骨顶鸡。不稀有,说明保护级别不高,不稀有,当然也就不贵重。不漂亮,对大众观鸟人就没有吸引力,连摄影师也懒得给牠们“胶片”和

  前些天,为朋友拍摄的一个小视频写了一小段文字。视频的主角是既不稀有、也不漂亮的骨顶鸡。不稀有,说明保护级别不高,不稀有,当然也就不贵重。不漂亮,对大众观鸟人就没有吸引力,连摄影师也懒得给牠们“胶片”和时间。

  我感慨很少有人关注这些够不上保护级别的草根水鸟。有位大咖朋友评论:够不上保护级别的草根水鸟,就像万丈高楼的地基或默默无闻的平民百姓,没有它们大厦就要坍塌,社会就要崩溃,原本是最重要、最需要保护的。

  骨顶鸡是鸟纲鹤形目之中的一种。鹤形目里的鸟类体型与习性差别很大:有鹤这样的大个子,也有秧鸡这样的袖珍型;有善于飞行动辄就是千百公里的,也有虽长着翅膀却没有飞行能力的;有擅长游泳和潜水的,也有只能涉水而行的;有喜欢大规模群居混社会的,也有喜欢像隐士一样独居生活的。

  鹤是倍受关注的大型珍稀水鸟,尤其是白鹤。贵为一省之省鸟的同时,又是迁徙沿途各地光荣的“市民”或尊贵的客人。可谓集万千宠爱于一身。

  普通秧鸡(“鹤”里冒充“鸭”的“鸡”)三只白鹤从雁群头顶飞过

  而鹤形目中秧鸡科的鸟儿们大都默默无闻。

  比如,普通秧鸡,听过的不多,看过的更少。不要以为这种秧鸡很普通,其实和普通翠鸟一样,只是种类名称上带有“普通”二字,实际之中绝不普通,两者都是野外色彩绚丽的鸟类。翠鸟还相对常见,可是要在野外看到一只普通秧鸡,那运气可真是没谁了。

  与普通秧鸡的高冷、罕见相反,骨顶鸡是如此“矮热”、常见。在冬季开阔的湿地里,你几乎每天都能发现骨顶鸡的身影。这是一种大型的黑色秧鸡,几乎全身是黑色,只有喙(嘴)和额头是白色,所以俗称“白骨顶”。这种水鸟常常被认作野鸭。为什么呢?因为在南方越冬的骨顶鸡喜欢群居,少则几十,多则成千上万,常和野鸭共享一片水域。远远看去,都是一片密集的黑点点,鸡鸭难分彼此。所以,一概被认为是野鸭。

  骨顶鸡,不仅能游,更擅长潜水。难道骨顶鸡脚上有蹼?对,也不对。如果脚趾间有蹼的话,那就不在“鸡”的行列了,而应该是雁、鸭或者鸥等类别,因为这些水鸟的前三趾是全蹼或者半蹼相连的。

  骨顶鸡的脚爪与鸡爪外形挺相似,前面三根大脚趾相互独立,没有相连的蹼。可是仔细一看,又很不相同:骨顶鸡的脚趾每一根从上到下都有扁平的叶状瓣膜,举个例子,假如鸡的脚趾像是细棍棍,那么骨顶鸡的三个脚趾就像串满了羊肉的三个细棍棍,就相当于三支独立的“大桨”。所以,骨顶鸡能游泳,鸡却不行。

  普通秧鸡(“鹤”里冒充“鸭”的“鸡”)骨顶鸡的脚趾每一根从上到下都有扁平的叶状瓣膜,就像串满了羊肉的三个细棍棍

  骨顶鸡是杂食性的水鸟,水草、小鱼虾、小螺蚌……,凡是嘴能够上的都吃。如果水里食物不够,骨顶鸡也常上岸。上岸之后的牠们,立刻就像鸡一样伸缩着脖子行走,高抬腿、轻落足,目光闪烁地在草丛里觅食。

  牠们是南方的冬候鸟,夏季要回北方繁殖。因为飞行能力很弱,为了躲避天敌,骨顶鸡只能选择在夜里迁飞。

  栖息地和迁飞路上天然湿地面积的减少,食物不足和水体污染,以及人为干扰变,都是牠们所遭受的威胁。牠们的境遇值得我们进一步关注,在保护珍稀物种的同时,我们也该采取必要行动,多为草根物种做些什么,让牠们也体面地生存下去。

  前不久,央视报道我国白鹤野外种群数量5616只,此前一直认为4000只左右,而且幼鸟比例占14.27%,说明白鹤种群发展趋势很好,未来一片光明。最近江西调查统计越冬白鹤数量4000左右,原以为比例98%,现在看来只占70%多。我觉得这样很好,多几个省市分布,说明栖息地多了,人也友善了,而且江西的白鹤保护压力也减小了,对鸟对人都是好事。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仟亿经验网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qyjsjt.cn/154803.html

本站所有文章资讯、展示的图片素材等内容均为注册用户上传(部分报媒/平媒内容转载自网络合作媒体),仅供学习参考。如有侵犯您的版权,请联系我们dra9on333@qq.com反馈!本站将在三个工作日内改正

(0)
上一篇 2022年9月23日 16:21:01
下一篇 2022年9月23日 16:25:41

相关推荐